如何判斷是否有口吃?  2010-02-23

在緊張情況下,如果說話不流暢,時有"um'、"err"等字出現句子中,這是否口吃?

 

甚麼是「口吃」?

「口吃」是說話不流暢的別稱。

一般人在緊張的情況下,偶然亦會有說話不流暢的表現,這是正常的。但是,若果說話時持續有以下的違常特徵,便可能有口吃問題:









*





重複聲母或字詞 (例如:「/s/.../s/.../s/...所以我去 圖圖圖 書館睇書。」);









*





延長 (例:「沙【saaaaa】田」);









*





阻窒或語句中斷 (例如:「【停頓數秒】圖書【停頓數秒】館無開到。」);說話時,異常緊張,喉嚨肌肉收緊,或有眨眼、嗡鼻等小動作出現。









資料來源:  http://www.edb.gov.hk/index.aspx?nodeid=2598&langno=2











口吃癥狀











一,發音障礙

  每一種病都有它的癥狀,口吃這種病,它有哪些癥狀呢?口吃是一種言語障礙,發音困難是它最主要的癥狀,說話的時候失去流暢性,常在某個字音上表現停頓、重復、拖音等現象。主要有下列四種現象:

  1,難發性:患者在說話時有第一個字說不出來的現象,而且越急越說不出,必須經過一番努力,并借助于其他動作,如搖頭跺腳,手足亂舞等伴隨動作,才能把第一個的音發出來。例如:“......十二次火車幾時到站?”口吃程度輕的患者不是每一句第一個字都難發,或數句內某一句第一個字難發。這稱為難發性口吃。

   這類患者只要第一個字音發出來,以后就不會口吃,可是不敢停下來,因為一停下來,下一句話第一個字又可能發生口吃,所以說起來又急又快,恨不得把所有的話都一口氣傾吐出來,日子一久,說話又急又快的習慣加深,口吃癥狀也隨著發展和加重。來治療口吃的患者,第一天,我們把他們說的話都錄音下來,待治療一個階段再放給他們自己聽,聽了以后大家都大笑起來,有的說:“我原來的口吃這么厲害,對比之下現在好多了。”還有的說:“我原來說話怎么這么急,這么快,快得象開機關槍,連自己都幾乎聽不清自己在說些什么。”

  2,連發性:發音之際,在某一個字音上要重復多遍才能繼續說下去,大多表現在第一個字上,有時也會表現在當中的某個字上,例如:“同、同、同、同志們,請干一杯”,或“同、同、同志們,請干、干、干、干一杯”。患者口吃程度越嚴重,連發的音越多,一般只重復幾遍,嚴重的甚至達十幾遍之多,這稱為連發性口吃。相對地說,連發性口吃比難發性口吃較易矯正。連發性口吃幼童較多,并最容易惹人取笑。

  3, 中阻性:在說話的時候,突然聲音止住,下面的話便說不出來的現象。例如:“因為時間的關系,今天的會就開到這里,沒有......發言......的同志下次再談,......散會”。當然,口吃越重,中阻越多,停頓時間也越長。正流利地說著話時遇到某個字突然中斷,這種情況與難發性口吃是同樣的性質,是難發性口吃的一種表現。別人往往不知是口吃,以為這個人真怪,總說半截話,常被懷疑是大腦有什么缺陷,有的患者還故意地假裝腦子笨來掩蓋自己的口吃。

  4,拖音性:這類口吃少見。它不象難發性口吃那樣在某一個字上卡住,也不象連發性口吃那樣在某個字音上多次重復,而是某一個字發出來以后拉得很長,才能把下一個字帶出來。例如:“我--今天有事不--能來了”。這種口吃可能介于難發性與連發性口吃之間,也比難發性口吃容易矯正。

  以下癥狀表現,有的患者只有一種,絕大多數患者兼有兩種以上。同是一個人,有時可出現連發現象,有時則有難發或中阻。幼兒連發性口吃較多,有些人可一直連發下去,但大多數患兒隨著年齡的增長,逐漸轉為難發或兼有連發。

  發生口吃的初期階段大多表現在首音的重復,這個階段的特征是對口吃沒有意識到和不關心,以后則由于滲雜了一些心理因素就逐漸表現出拖音性和難發性,以及說話的努力性等現象,以后由于心理因素和發音障礙的惡性循環作用,導致心理障礙復雜化,口吃也就隨之持續和固定起來,這個階段多見于小學高年級或中學時期。

二,呼吸紊亂

  在發音障礙的同時,呼吸紊亂也是口吃患者較明顯的癥狀。由于形成言語的發音和氣體動力機制的不協調,缺乏準確的動作程序,致使出現呼吸紊亂。呼吸紊亂不僅表現在說話的時候,在發言前,呼吸即開始紊亂,氣短,上氣不接下去,仿佛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,發言完了以后,仍要持續一些時間。

  呼吸紊亂時患者在吸氣時有時斷斷續續,有時短促,甚至屏氣,難受時可突然深呼氣,呼氣時也是同樣,或斷斷續續地呼氣,或把氣呼出后說話,或在突然用力呼氣的同時說話,也有患者在吸氣的同時說話,聲音的發生與呼吸時氣流有關,這個緊要的呼吸如此紊亂,當然語音也要跟著亂起來了。

  口吃患者平時的呼吸是正常的,與正常人沒有差別,肺活量也是正常的,只是在說話的時候,或與人接觸而精神陷入不安時,呼吸才開始紊亂。呼吸紊亂決不是口吃的原因,而是表現出來的癥狀。如果口吃好了,說話正常了,呼吸也就會正常了。不過,當口吃引起呼吸紊亂時,呼吸的紊亂也反過來加重口吃。所以,在口吃時先深深的吸一口氣再說話,或許能減少一些說話的困難。

三,肌肉緊張

  口吃的另一個較特出的癥狀是發音、呼吸各器官的肌肉出現肌肉緊張現象,但并不是真的肌痙攣、肌強直,而是在說話口吃時這些器官的肌肉緊張。

  口吃患者在說話或有發言的意欲時,心窩里象有一塊大石頭堵住,呼吸突然紊亂起來,這是隔肌緊張之故,發聲時,咽喉突感到被塞住,要用很大的勁才能把氣沖出來,可是,聲音卻不隨著出來,這是聲帶在發生痙攣,同時還有口腔的活動不靈活,舌、唇也常常會發硬和抖動,不能隨意活動。這種肌肉緊張的現象病人不能控制,任何控制的企圖都是徒勞的,但若能克服所存在的憂慮、愛面子、自卑等心理障礙,是不難得到緩解的,而且口吃也可以減輕和消失。

  幼兒最初的肌緊張性語言是情緒反應的結果,是兒童常見的現象,只是在激動或急噪時出現,因此具有偶然性或一過性的特點。若兒童處于不良條件下,特別是附加了心理因素之后,口吃就很可以被固定下來。

  呼吸和發音器官的肌肉緊張會妨礙這些器官運動,言語也就不能自由自在地發出來。我們知道,口吃的一切癥狀都與心理因素有關。例如:在學校的課堂里,老師想找一個學生回答問題,眼睛朝學生一個一個地看過去,口吃的學生怕自己“出洋相”,心里就不安起來,出現呼吸急促,肌肉緊張,咽喉似乎堵塞,舌唇也覺得不靈活了,實際上作好了口吃的準備,等老師眼光一過,這些狀態都會解除,又恢復正常。如果老師沒有找到回答問題的人,眼睛又看了回來,這個口吃學生的這些肌肉緊張現象立刻又會發作起來,一問到他,就一定口吃得說不出話來。

  又如一個口吃患者在售票處排隊買去南京的火車票,一開始心情倒還平靜,當窗口一開始賣票,就緊張不安起來,不過還好,因為在他前面已排了許多人,一時還輪不到自己說話,可是隨著前面人數在減少,緊張心情就不斷加劇,“南京”“南京”,默默練習這兩個字,越練越覺得沒有把握。當前面只剩下幾個人時,緊張心情已達到最高峰,除了“南京”兩個字外什么都意識不到了。幾乎所有的發音器官都進入了緊張狀態,根據自己過去多次買車票的經驗知道非口吃不可,怎么辦呢?靈機一動,索性裝“啞巴”吧!趕快拿出筆在手冊上寫好“南京一張”四個大字。到時候不需要說話,把這四個字給售票員一看就行了。這么一來,緊張的心情反而緩和下來,輪到他買票時,眼睛看著“南京”兩個字,嘴里也脫口把“南京”兩個字說出來了。

四,伴隨運動

  口吃患者在發生口吃時,常常伴隨著種種引人注意的、奇怪的動作。這不是依本人的意愿而做的動作,而是想擺脫發音困難而作出的各種掙扎的表現。最常見的動作是搖頭,跺腳,用手拍腿,瞪眼,擠眼,翻眼,咬牙,嘴巴緊閉,吐舌,嘴唇亂抖,歪嘴,上身搖擺,搔頭抓耳,臉紅脖子粗,用力跨步,面部肌肉抖動和全身抖動等,還有一邊說著話,一邊拿東西亂敲,或緊握著東西不放等。

  為了擺脫發音困難而表現出來的各種動作叫做伴隨運動。有時患者有意地應用各種動作來幫助說話,這些動作能幫助患者較容易地說出話來。例如:有的在發言前先哈哈地笑兩聲,或先吸一口香煙再靜靜地吐著煙說話,有的在心里數著一、二、三,或數到三的同時說話,還有的在要口吃的字之前常加上一個與語句無關的字音,如“嘶......”“象我”“那個什么”等。

五,環境影響

  差不多所有的口吃患者都訴說自己的口吃特殊,與別人的不一樣,問他有什么“特殊”,回答卻是千篇一律。所謂特殊是什么呢?就是并非每說一句話都口吃,而是有時口吃,有時不口吃。其實,這是口吃患者共有的現象。口吃患者都有幾個難發的音,每個患者的難發音又不完全一樣,口吃患者也都有一些容易發生口吃的場合,即口吃的發生或不發生,發生的多少或輕重,都隨著環境的變化而有所差異,這是口吃者的共同特點。如果不是這樣,就不成為真正的口吃病了。所以,請你放心好了,你是一個普通的口吃患者,并沒有什么與眾不同的特殊之處,因而你的口吃與其他疾病一樣也是可以矯治好的。

  同一個人,同一張嘴,有時能滔滔不絕地說話,有時又會突然變成口吃,一個字要費很大的勁才能發出來。

  口吃患者唱歌時可以完全不口吃,為什么唱歌不口吃呢?因為唱歌有一定的節奏使發言意志安定,更主要的原因是唱歌時和與人說話時的精神狀態全然不同。

  不僅是唱歌,凡有一定速度和調子的語言都不會口吃,如唱戲的道白、快板、誦經等。有一些口吃的演員在舞臺上唱白時卻能流暢無阻。還有一個僧侶,平常說話時雖有很多口吃,一誦起經來,講起道來,卻能滔滔不絕。

  機械地模仿別人的說話,與別人一起合起聲來說話的時候,即使口吃也很輕微。在空無一人的房間里,活象一個第一流的演講家,可是只要有人走進來,這位“演講家”立刻就會現出原形。不過,還要看走進來的是什么樣的人,是大人還是小孩,是男性還是女性,是生人還是熟人,是上級還是下級,隨著進來的人的不同,影響的程度就不相同。由此可見,口吃與心理狀態有著密切關系。

  通過以上事例,認識到口吃決不是發音器官的疾病,而是心理因素引起的。要根治口吃必須在心理因素上下功夫。可是,怎樣在心理因素上“下功夫”呢?請看一位口吃患者的來信:“當我一接觸外來聯系人員時,就會六神無主,大腦處于極度緊張狀態,想說又不敢說,不說又需要說,又怕說不好叫人家笑話,丟了自己的面子,要努力保持鎮靜,使心情平靜下來,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,越是控制越是緊張。然而,有次醉酒以后,卻想怎么說,就怎么說,一直講了兩個小時一點也不口吃”,這是怎么回事?其實很簡單,酒醉后的心理狀態不同,沒有怕口吃,怕別人譏笑的思想顧慮了。信中說的“想怎么說,就怎么說”,看起來就是不口吃的訣竅。

  多數患者朗讀可以不口吃。所以,有些患者在開會發言時,先把講稿完整地寫好,照讀,連“吧”、“的”、“了”等虛詞也不能漏掉一個,不然就要口吃。盡管如此,也有一些較重度的患者朗誦也還要發生口吃。

  嚴重的口吃患者幾乎在所有的環境中都有顯著的口吃,雖說所有的環境都口吃,但口吃的程度決不會完全相同,必然是在有的環境重些,而在有的環境則輕些,但一般口吃患者只限定在某些環境中發生。由于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不同,容易出現口吃的環境也不盡相同。

  再談談難發音。大部分的口吃患者都有幾個感到特別難發的音,每個口吃患者的難發音也不完全一樣。如你感到難發的字,他或許不覺得難發,他的難發音你可能覺得好發。雖說某個字是難發音,但和他下面接一個什么字也有關系,例如說“南京”兩字口吃的人,說“南通”時卻可能暢通無阻。難發音在一個詞的第一個字上難發,如出現在第二個字上就不難發,如“倍”字難發的患者,說“倍數”時口吃,說“幾倍”時就不口吃。難發音是對這個字過分注意所引起的,并非發音器官對這個難發音有什么缺陷。偶然一次說某字發生了口吃,就對這個字注意起來,當下一次口吃時,對這個字就更加注意起來,在反復口吃的過程中強化了難發的體驗,對這種情況注意就會更執著,難發也就固定下來了。朗讀課文時看到下一行有一個難發音,就害怕起來,自我暗示地認為又要口吃了,不敢換氣,加快速度往下讀,想把這個難發音“帶”過去,哪知讀到這個字時非卡住不可。那么把自己所有的難發音一個一個地寫出來多練練好不好呢?不好,多練就等于多告訴自己這個字難發,越練對它的注意就越執著。有的患者把發言稿上的難發音畫上記號,多次練習,到發言時所有打上記號的字都口吃了。

  有一個患者本來沒有多少難發音,聽別的患者們說這個字難發,那個字難發,沒過幾天,這些字都變成他的難發音了。還有一個患者想弄清楚自己有多少難發音,就拿出一本字典,從第一頁開始一頁一頁地翻過去,逐字試驗琢磨,翻到“大”字時,說了幾遍“大”,越說越覺得吃力,看到“小”字時說了幾遍“小”,也如此吃力,從此“大”、“小”兩字都真的變成難發音了。本來只有一個“倍”字難發,在字典里找到與“倍”字音相同或接近的字,如“貝”、“背”、“臂”、“備”、“杯”等都難發起來了。一本字典翻完,難發音翻了好幾番,口吃也加重了許多倍。讀者可能以為作者在開玩笑吧?不!口吃患者們會相信確有其事的。所以,已經知道自己有幾個難發音也就算了,不知道的就不必再多琢磨了。

六,心理因素

  口吃患者在說話上還具有正常人很難體會到的心理方面的癥狀。

  幼兒剛開始口吃時,心理方面的癥狀還不大明顯,年齡大了就逐漸嚴重起來,成年口吃患者所以在比幼兒患者難以矯正的一面,正因為口吃習慣已經固定,也是由于對口吃的心理因素復雜化了。心理因素是每在說話時怕口吃的恐懼心理,害怕自己發生口吃,就想努力去防止它。本來說話不需要特別留意和努力的,可是,口吃患者想起自己的口吃,就會緊張不安,尤其越不自然地努力躲避口吃,越加深對口吃的敏感和強度。

  除了怕口吃的恐懼心理以外,口吃患者還有愛面子、自我意識、自卑、煩惱等等的病態心理,這些病態心理會促使口吃癥狀越來越加重和牢固。口吃的加重和牢固反過來又會促使病態心理的發展,形成惡性循環。

七,說話努力性

  說話努力性也是口吃的癥狀。

  口吃患者為了克服發音困難,就用全身的氣力向外迸,有時把氣迸出來了,可是聲音出不來,有時迸出聲音來卻不能把聲音變成字,或發出他想發的那個字音。

  環境影響和心理障礙不僅使口吃的機制復雜化,而且使口吃的癥狀加重,另外一個促使言語功能障礙的因素是錯誤的斗爭形式--說話努力性,把怕口吃,不要口吃的心理活動反映到行動上來,自以為努力一下就可以擺脫發音困難,就象多用一些力就能拿起重物那樣,實際上這是徒勞的。

  “努力”不僅表現在發音器官上,同時也表現在身體各部,甚至全身用力,于是出現了各種莫名其妙的動作和奇形怪狀的臉相等伴隨運動。口吃患者感到說話是最吃力的事,比做任何笨重的勞動還吃力,常見有些口吃患者說完一段話之后,累得滿頭大汗,筋疲力盡。

  口吃患者所做的“努力”,結果只能使口吃癥狀加重,這是每個口吃患者都曾體驗過的,但是口吃患者仍是習慣與這種斗爭方式,即使明知道這種努力是無濟于事的。要放棄任何不策略的努力,你必須松弛下來,必須承認它的存在。

八,其他

  我們知道,心理和身體有密切關系,情緒發生變化時必然引起植物神經的變化。如害羞時臉上發熱,受驚使心跳加快,看比賽或驚險表演時常捏一把汗等。這些現象對人類的生存是有意義的。當我們遭到危險的時候,軀體反應的變化是為了能夠恰當應付外界環境的變化。然而,神經質的人卻把伴隨情緒變化而引起的軀體變化,成為更加恐懼不安的因素,把人人都可能發生的生理現象當作“病”的表現,他們不能接受事物變化的自然規律。

  由于對口吃的恐懼、不安、羞恥、嫌惡等心理活動的影響,越來越引起心跳加速,豎毛反應,肌肉收縮,臉紅,腸胃蠕動和消化液分泌受到抑制,出汗,有些人甚至在嚴寒季節說起話來也會滿頭大汗,唾液分泌增多,常可見口吃患者說起話來會唾液四濺,手腳發抖,全身處于緊張狀態。

  上面列舉了口吃的臨床現象,但是,這些現象并不是口吃病的本質,也不是口吃病的根源,只不過是口吃病的一些癥狀而已。口吃本身也是一種癥狀,而且是伴隨各種病理心理現象的一種癥狀,如患傷風感冒時,表現出來的發燒、鼻塞、流鼻涕、食欲不振、四肢無力、頭痛等癥狀一樣。

  口吃患者往往不去尋找造成口吃的根源,而是跟口吃的癥狀作斗爭,這些斗爭大多數是不講策略地蠻干,這種蠻干只能直接或間接地增援了口吃,幫了口吃的忙。

  當然,我們并不反對采取一些對癥療法的措施,如后面介紹的發音法等就是。這些措施雖然減少或減輕口吃的癥狀,但充其量不過是治標而已。如通過發音法的練習和掌握,一般地能在短期內使口吃現象有明顯減輕或減少,甚至有些人可以完全消除口吃的現象。可是,即使能完全不口吃了,我們并不認為這些人的口吃病已經好了,因為這些人仍然存在著促發口吃的心理因素,稍有偶然的口吃(這是無法避免的,因為正常人也會有口吃),心情就跟著波動起來,必然會導致口吃現象重新增多起來。

  若能正確地認識口吃,消除促發口吃的心理因素,成功地使情緒因素得到緩和(這需要一定的推理和認識能力),口吃的一切癥狀都會逐漸云消霧散,就象感冒好了以后,流鼻涕、食欲不振、四肢無力等癥狀都會跟著消失一樣。









 

資料來源: http://www.stutterhelp.net/taiwan/chuantong/zhengzhuang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