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創傷  2010-08-25

心靈探索﹕藥物+心理治療

緩解創傷後壓力症



別讓淚水白流 

嬰兒不懂說話,哭泣是他們與爸媽溝通的「語言」。臨心理學家李永浩說,大人對嬰兒的種種回應,都使嬰兒漸漸建立對親人的信任、依戀和安全感。(相片由家長提供)

文章日期:2010年4月27日

【明報專訊】哭有益!



眼淚能淡傷感,疏導情緒,甚至建起溝通的橋樑。

但,哭也有害!

沉溺哭泣的人,像跳線黑膠碟,陷於問題中,重複重複再重複,久久未能跳出去以新角度思考解決方法,眼淚也算白流了。

很難對一個哭泣中的人置之不理。

剛出生的嬰兒不懂說話,哭泣便是他們與爸媽溝通的「語言」,表達自己的需要(肚餓或生病),喚起他們的注意——試問有多少父母不去理會哭泣的孩子呢?養和醫院臨心理學家李永浩說,大人的種種回應,無論是抱起來呵護,更換尿片或餵食,都使嬰兒漸漸建立對親人的信任、依戀和安全感,長大後能邁出探索世界的腳步,伸出建立人際關係的手。

哭有益 助接受現實

成人動輒哭泣很少見,然而一旦哭起來,旁人總會禁不住上前安慰——縱然不能替當事人分憂,但也會送上一句半句安慰的說話。因此,心理學家認為,哭泣的功能或許就是吸引別人的關心及同情,是與人建立聯繫的橋樑。

然而成人世界中,在別人面前哭泣或多或少是禁忌,但壓抑也不是好事,因為——哭有益。李永浩指出,遇上親人離世,心裏痛苦,哭泣令人「接觸」傷心這種感覺,接受親人「真的離去了」的事實,並過渡至重新認定未來生活的階段,否則當事人會沉溺於「為什麼拋下我」的想法,難以回復正常的生活軌。

不懂哭 轉化成痛症

不懂得哭還會產生其他問題。有些人出現一種叫「述情障礙」(alexithymia)的性格,他們感覺不到自己的喜怒哀樂,更不用說哭泣了。由於情緒不能疏導,於是轉而以身體不適來表達。一些遇過交通意外的人,事後查不出受傷的地方,但整天感到痛楚,固然可能是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(簡稱PTSD),可是,交通意外後不是人人都會患上此症——若情緒向來鮮少表達,長期積弱,身體便趁機以不同的痛症代為疏導。

經常哭 像唱片跳線

另一個極端,則是經常以哭泣來發泄,一心以為「我哭過就好」,沒有從根本去解決問題;有些人則在接受心理治療時,往往在談到同一個問題時都哭,李永浩說,情有如黑膠唱片經常在同一位置跳線般,當事人只會沉溺在問題中,未能跳出去以新的角度思考解決方法。

其實哭泣不是醜事,就算對成人來說也然,它能疏導哀傷的情緒,但不能停留在以哭發泄的死胡同,哭過後,總要振作精神,跨過眼前的難關,向新的一天進發。

文﹕姜素婷

小模特兒:余亮森(相片由家長提供)

編輯﹕黃敬安


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mingpaohealth.com/cfm/Archive1.cfm?File=20100427/emotion/vna1.txt

花藥治療心靈創傷

看著24小時不停的電視新聞畫面,也有出現了「創傷後症候群」,這裡介紹一些簡單的處理方法。

創傷後壓力症,最常見的表現,是惡夢連連,災難常現腦海或夢境,精神容易受驚、焦慮、抑鬱,變得悲觀,感到無助;不欲參與社交活動,離群獨處;生理上會心悸、手震、冒汗、尿頻、食慾欠佳、失眠等。嚴重者,可以延續多年或甚至數十年。

花藥始源自英國貝曲醫生(Dr Edward Bach, 1886-1936),採取野外鮮花,浸潤清泉水中,放在太陽光下照曬數小時,擷取植物的療癒信息能量,是天然的心靈療方。以下是較常用於創作傷後壓力症的一些花藥:

聖星百合:憂傷

西洋栗:心痛、絕望,似活在黑暗,揪心得不知怎活下去

荊豆: 沮喪,被動接受援助,但內心已沒有盼望

野薔薇:冷淡、沒感覺、放棄 (太痛,只好冷然地活)

白栗:畫面不斷盤旋腦海中,難以停止

忍冬:思念親人,記掛以往美好日子

石楠:孤單,無援、寂寞,要不停的說話

紅栗:過度為所愛、所關懷的擔憂

橡木:過度忘我地為人服務

橄欖:身心疲勞,但睡眠也未能充電)巖薔薇:強烈驚嚇,惶恐失措

火燒楊:總是憂心著有甚麼事情會再發生似的

冬青:憤怒、怨恨 (那些豆腐渣工程,害人無數!)

服用花藥的方法很簡單,可以選取適合當下情緒的花藥,不超過六種為佳,調配一起,每天四次,每次四滴,連服一至兩星期為一療程, 訂購花藥。或者,也可以諮詢花藥治療師為你作處方。

資料來源:http://ardenwong.com/blog/?p=2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