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健康急救  2011-03-28

應建立心理急救機制



    報載,河北一女大學生因不堪就業壓力自殺身亡,而就在前不久,筆者的一個熟人因生意失敗,妻子又提出離婚,于是他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。

    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:目前我國有心理問題的人數在2億—3億,我國精神疾病負擔到2020年將上升到疾病總負擔的1/4,我國目前抑鬱症患者超過2600萬,但只有不到10%的人 接受了相關藥物治療。另據2007年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幹預中心發布的《我國自殺狀況及其對策》數據,我國每年有28.7萬人死于自殺,200萬人自殺未遂,這些人當中,只有9%的人在精神科就診過。

    而開展心理急救,能夠及時有效地幫助存在心理障礙者度過危機。以自殺幹預為例,從國際經驗看,自殺幹預的有效性接近90%,而且能夠較好地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不良心理的影響。據心理專家介紹,一個人自殺死亡,平均會給身邊的6個人帶來不良心理刺激和陰影,並且這樣的不良影響甚至會延續10年之久。與此同時,做好了相關人群的心理急救工作,還有利于整個社會的安定與和諧。

    心理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些存在心理障礙者認為心理診療是丟人的事,他們更多地選擇在旁人異樣的目光中默默承受;還有些心理障礙者並未意識到自己的心理問題。同時,我國目前的心理急救機制還不完善,一方面,心理危機幹預機構力量分散,這些機構大多分布在大中城市的醫院、大學等,經濟相對落後的中小城市往往難覓蹤跡;另一方面,擁有豐富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的人才較少,從業者良莠不齊,並且,高額的費用往往令患者望而卻步。

    因此筆者認為,相關職能部門應建立心理急救機制,並且要引起全社會的關注和積極參與。同時,相關院校也有必要加強心理急救學科建設,加大專業招生力度,為壯大專門人才隊伍給予有力保障。在此基礎上,自上而下建立一個心理危機幹預體係,充分開展社會宣傳、進行熱線咨詢、開辦專門心理服務門診等,為促使心理障礙人群轉“危”為“機”提供有力幫助。(周慧虹)



2009年04月27日 11:12:22  來源:光明日報

資料來源:http://big5.xinhuanet.com/gate/big5/news.xinhuanet.com/comments/2009-04/27/content_11266000.htm



專家提出交通事故心理急救四招

稿源: 健康時報   編輯: 樊蕙

交通事故的急救包括兩個方面:一方面是醫學上的,另一方面則是心理方面的。專家通過分析研究,提出了交通事故心理急救的四項措施。

  1.為穩定傷者波動的情緒,應對驚恐的傷者講:『我一直待在你這兒,直到救護車來。』這樣可減輕傷者心理負擔,使其有絕處尚可逢生的希望。

  2.好奇的眼光對受傷者的痛苦心理會產生不良刺激,故對圍觀者應勸其散去並保持環境安靜。

  3.救護者對傷者身體無疼痛的輕微接觸,會使傷者感到溫暖和撫慰,例如輕握一下手,拍拍肩膀等友好愛撫動作。同時不要站立,以縮短和傷者的感情距離,通常是跪蹲或俯身於傷者身邊。

  4.講話能使傷者感到一吐為快,特別是經歷了生死浩劫的驚嚇之後。現場救護人員應以親切柔和的語調講話,即使對失去知覺者也應這樣,絕對不許有斥責之聲,不能顯露出對傷者傷勢的膽怯和畏縮,以致傷者陰郁心情再雪上加霜。

資料來源:http://health.big5.enorth.com.cn/system/2002/11/19/000456422.shtml





心理急救:室外操作指南

 心理急救的基本目標:

  以一種非打擾、同感的方式與倖存者建立關係。

  增強即時得到的安全感,提供身體和情感上的支持。

  穩定心理失常不知所措的倖存者的情緒。

  鼓勵倖存者告訴你他需要什麼,在擔心什麼,幫助他蒐集需要的信息。

  提供具體的行為和資訊幫助倖存者傳達他們的需求和憂慮。

  盡快聯繫上倖存者的社會支持系統成員,如家庭成員,朋友,鄰居等。

  支持倖存者適應面對,相信他有能力努力面對,鼓勵他們重建家園的積極性。

  提供信息幫助倖存者有效應對災難帶來的心理衝擊。

  確保他能聯繫上你,或者至少把他轉交給當地的心理服務中心,公共服務組織等。

  給予心理急救指導:

  首先禮貌地觀察,不要擾亂他目前的狀態,接著問一些簡單的尊重話語以決定你如何幫助他。

  接近倖存者的最佳方式常常為他提供具體的幫助(食物,水,毯子)。

  在你觀察倖存者和家人的具體情況後,確定接近他不會打擾他,不會使他慌亂,然後再接近他。

  做好心理準備:倖存者可能拒絕你,也可能過度依賴上你。

  平靜地講話,要耐心,敏感,反應靈活。

  用簡單的話語慢慢講,不要用縮略語或者專業術語。

  如果倖存者想要講述,準備傾聽。 當你傾聽時,注意聽他們想告訴你什麼,想讓你如何幫他。

  積極回應倖存者為保持安全感做的努力。

  提供資訊幫助倖存者考慮自己的想法和問題,有必要重複澄清答案。

  提供給你的幫助對象準確的並適合其年齡的信息。

  當通過一個翻譯進行溝通的時候,看著並跟你要幫助的那個人交談,而非翻譯。

  切記:心理急救的目的是為了降低倖存者的悲痛,滿足其當前的需要,提高其適應能力,並不是疏導他講出創傷經歷和損失。

  需要避免的一些行為:

  不要臆斷倖存者的經歷或者遭遇。

  不要臆斷每個接觸災難的人都會受傷心靈巨創。

  不要用病理學用語。 大多嚴重的反應在一個接觸了嚴重災難的人身上都是可以理解的,可以料想到的。 不要認為這些反應是“症狀”“病理”“障礙”“病情”等。

  不要壓過倖存者的聲音或者高人一等的姿態地對待他,不要聚焦於他的無助感,無力感,錯誤,或者是心理、機體失能。 聚焦於他做了什麼有效的行為舉動,如他致力於救助需要幫助的他人。

  不要臆斷倖存者都想講述或者需要和你講述,以一種身體上的支持、安慰的方式可以讓那些倖存者感覺到安全並更能應對目前的狀況。

  不要通過詢問發生了什麼的方式來“聽取匯報”。

  不要推測或者提供可能不准確的信息,如果你不能回答倖存者的問題,盡你可能去了解事實。

  如果受助者是兒童或者青少年:

  對於年幼的兒童,坐下來或者屈膝以便能跟他水平對視交流。

  鼓勵學齡兒童描述他們的感受,焦慮以及問題,用簡單的詞語描述他們的情緒反應,像,傷心的,害怕的,憂慮的等,不要用如“極度驚慌的”“驚駭的”等的極端詞語,這很可能增加他們的悲痛。

  為確保你能理解他們,你需要認真傾聽,並和孩子建立友情。

  注意到孩子們可能會出現一些退行性的行為和語言(譯者註:如吮吸大拇指,小題大做,抱著你不放等)

  注意交談中你的用語要和孩子的發展水平匹配,較小的孩子可能對死亡這種抽象的概念理解甚微,用直接的簡單的言語。

  以成人對成人的方式和青少年交談,傳達給他你很關心他的感受,焦慮,和問題的類似信息。

  如果和孩子的父母或者監護人一起為孩子提供情感上的支持,效果會更好。

  如果受助者是老人:

  老年人同時具有優勢也有劣勢。 大多數老人需要有效的應對技巧去面對這些災難。

  對於那些聽力障礙的老人,以低音調清楚地與他講話。

  不要僅僅依靠身體表現或者年齡來臆斷老人的狀態,如,一個意識不清楚的老人就有了不可逆轉的記憶或者推理判斷問題。 意識不清楚的可能原因有:因環境改變而導致的與災難相關的方向識別障礙;視力或者聽力不好;營養不良或脫水;睡眠缺乏;因藥物導致的心理狀態或者心理問題;社會隔離;有無助感或者太脆弱。

  原本就有些心理健康問題的老人可能變得更加傷心或者意識混亂,如果你確認有這樣的老人,立即安排他到心理健康組織進行諮詢,或者轉交為這方面的心理專家。

  如果受助者是殘疾人:

  如果可以,盡量為他提供一個噪音較小、外界刺激較少的地方。

  馬上和這個人交談,而不是其家庭成員,如果與其溝通困難,再盡力找到其家庭成員。

  如果存在溝通上的缺陷(如聽力,記憶,言語),減慢語速用簡單的詞語與他講話。





有一天,一對年輕的夫婦帶著一位面容憔悴的老年婦女急匆匆地趕來。 進我的工作室之前,兒媳婦把我叫到一邊,簡要地說了一下情況:今天早上,婆婆去菜市場,路上遇到幾個騙子,騙走了她跟公公所有的積蓄30萬元! 從上午到現在,老人情緒非常激動,一家人都無法安慰她。另外,遠在鄉下的公公還不知道此事,現在婆婆既擔心公公知道後的反應,又在不斷自責,情緒幾近崩潰。

  很明顯,這是一次創傷治療。老人被帶進我的工作室,一直搖著頭說:“沒什麼,你幫不了我……”還沒說完已泣不成聲。 我讓小夫妻倆靠老人近一點,並摟住老人的肩膀,讓她斜靠在兒子身邊。

  老人斷斷續續講述了事情經過:早上她去菜市場,遇到一個哭泣的中年婦女帶著孩子去一個老中醫那看病,因為迷路他們急哭了。 路邊的一個年輕婦女稱知道地方,可以帶這對母子去。 老人想到老伴身體也不舒服,就跟著一起去了。 邊聊邊走,到了那裡才知道,那個老中醫是個居士,那對母子帶了一些貴重首飾,拿到佛前“開光”之後,孩子的病看上去好多了。

  老人覺得居士的話很靈驗,而且老居士一開口就說中家裡的情況。 接著讓老人上前燒香,香火斷掉了一根,居士就說小兒子這幾天會有“血光之災”,要拿貴重的東西“開光”消災,就這樣老人稀里糊塗地被騙走了30多萬元錢。 等她醒悟後自責不已,覺得自己做人很失敗,一輩子省吃儉用的積蓄就這樣沒了,活著也沒什麼意義啊……

  老人的後悔、自責、恐懼等不良情緒被一一表達出來。 我讓老人的兒子和兒媳這樣說:“媽,你哭出來吧,我們在這裡。”老人的哭聲更大了,而我在等待她的宣洩……

  然後再引導老人從心理學層面看自己受騙的經過:騙子利用她的免災心理和對孩子的愛,人為創造出一個“應激狀態”——兩根香火斷了一根。 因為人在這種狀態下心裡只想著如何免災,思維會變得狹窄,理性分析能力下降,才出現了後來用貴重物品“開光”的騙局。

  我對老人說,他們是利用了你的善良、母性和一種免災的心理,並不說明你的智商低。 任何一個善良的母親遇到這樣的事情,都有可能被騙。

  老人聽了後漸漸平靜下來,開始敘述自己的身世,她說她是一名中學教師,丈夫從來都只幹自己的事情,都是她努力工作,教育孩子,張羅家裡家外的事情。 這個家可以說是她一個人支撐起來的。 老兩口省吃儉用省下的一點錢,就是想將來支持一下孩子。 可是,現在什麼都沒有了,她覺得活著也沒用!

  老人再次情緒激烈,兒子和兒媳依然摟著她,這次表現的強度小些。 從這些敘述來看,老人的巨款被騙,失去的不僅僅是金錢,更重要的是老人的自我價值感。 她一直把自己當成家庭的頂樑柱,兒子們的靠山,這種價值感是手上的30万巨款支撐起來的。 現在巨款已經失去,這種價值感也轟然倒塌了。 如果不能令她找到新的價值感,老人會崩潰的。

  為了重建老人的價值感,我引導老人家認識到:其實她一直在扮演一個老年人扮演不了的角色——孩子生活的靠山。 當她為孩子的健康成長、成家立業付出了自己的大半生心血之後,她對孩子的依靠反而能增強孩子們的成功感,依靠孩子,並健康快樂地活著,是老年人為孩子做出的最大貢獻。

  兒子和兒媳連連點頭:“這正是我們兄弟妯娌想的,您替我們說了。”說著,他們又一次摟住老人的肩膀。 我看到老人臉上的痛苦表情稍稍緩和了,心裡也舒了一口氣。

  最後,我單獨給小夫妻幾點建議:

  1、開始的一周內,老人需要陪伴,傾聽她訴說自己的情緒,並及時給予身體的支持。

  2、要特別注意老人的睡眠,如果出現早醒現象,一定要陪伴,以降低自殺的臨床風險。

  3、為了讓父親最終能接受這一事實,建議用逐步透露的方法向父親說事實真相,讓父親的情緒有一個緩衝的機會。

  4、如果老人再次出現強烈的情緒,建議子女換位思考,從多角度考慮老人的情緒予以安撫,實在不行可來諮詢或者接受相關的精神治療。

  5、不要給老人的情緒再次施加附加壓力,這會使老人在不良情緒產生時更加自責。

  諮詢結束,三天后電話回訪,子女匯報說老人情緒還算平穩,只是不時會嘆氣。 老人說自己輕鬆了一些,但要從那個事件的陰影中完全​​走出來還需要時間。

  針對類似的事情,心理專家建議:

  1、這種創傷性事件發生後,親人的理解支持是當事人康復的關鍵。 錢固然重要,但親人的健康更加重要。

  2、在所有的支持中,軀體支持是最重要的。

  3、如果兩週之內當事人還不能從惡劣情緒中緩解出來的話,則需要藥物的幫助。

  4、出現強烈的心理應激反應後,最好找專業人士進行心理輔導和風險評估。

(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林瑞龍)

資料來源:http://jtbj.cnhubei.com/2010-02/02/cms279224article.shtml

巨款被骗之后的心理急救